四角革命

超酷。

COOOOOOOOOOOOOL!!!








说不上从什么时候开始 甚至连原因都不清楚
很想变酷

一直在变酷的道路上不懈努力
却越来越不酷
毕竟说出这种话就是很不酷的行为

到底怎么样才能变的更酷一点
好想变酷



cool cooler coolest

【翔润】Calendar






December is darkest. In June there is the light.

十二月最黑暗 六月充满光明

//

十二月的第一天,樱井翔离开了。没有征兆的,早该想到的。

 

其实松本润设想了无数次他离开的方式。

但最没想到樱井翔会用这种静默的方式来结束两个人的关系。

就像被静了音的黑白默剧。

至少大吵一架,给他一个热闹的结束。

却偏偏残忍的留一个怕寂寞的人守着一个孤独的结局。

 

 

This empty bedroom won’t make anything right.

这空荡荡的卧室似乎一切都很不对劲

//

东西并没有少很多,可以说变得更整洁,预谋般的符合他挑剔的要求。

这一切更像樱井翔给自己最后的留言

他们之间的关系,可能剔除彼此之后,反而更加好过。

 

从来就不是最合适彼此的人,从来就不是最合拍的人。

甚至在一开始连性别就已经给这段感情设定了重重关卡。

松本润没有二宫那么擅长游戏,或者说他没有二宫那样游刃有余,临危不乱。

 

但这么想似乎不恰当,爱情又不是游戏,松本润这样安慰自己。

 

 

All of the things that I thought were so easy, just got harder and harder each day.

我曾想这一切很容易,但现在变的越来越难。

//

松本润其实早该想到的,樱井翔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这段拉锯战一般的感情。

就像刚开始的时候,俩人之间也是静默的暗潮汹涌着。

善始善终?首尾呼应?

“真有樱井的作风。”

 

松本润没想到自己还可以这样打趣,看来一切还不算太坏。

忘掉樱井翔应该会很容易。

就像他早上起来,差点就要忘记了今天是樱井翔离开的第五天。

并没有很难嘛。



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

I’m alive

//

他看了很多很多恐怖片,他其实不害怕的。

他一直没有说,其实把自己吓到的永远不是剧情,而是身边哇哇乱叫的人。

偏执的一遍又一遍看着重复的剧情,仿佛要拼凑什么片段似的。

  

他其实不喜欢恐怖片。

但他太喜欢那个跟他一起看的人。

喜欢到可以去忍受那些无脑的剧情,喜欢到可以去忍受身边凄惨的惊叫声。

喜欢到可以假装害怕去接受对方温柔的拥抱和亲吻。

 


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

I’m alive

//

松本润找了很多事情来填满自己空出来的时间。

那些时间本来是预留给某一个人的,如果能同时预留三分钟的误差是再好不过。

特定的时间,特定的人,特定的事,井井有条,环环相扣。

这一切都是自己每天生活的必备,但却又不像是自己的生活。

这种想法真可怕,明明自己是一个人。

 

这次松本润选择跟书一起度过这个周末。


偶然看到书上说在不开心的时候,可以尝试写下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如果能列出十个喜欢的事物,会幸福感倍增。

“奇怪,我并没有觉得不开心啊。 幸福感倍增什么的也太令人怀疑了吧。”

但他决定试试。

 

“第十 旅行”

“第九 线香”

“第八 迷彩纹”

“第七 连帽衫”

“第六 荞麦面”

“第五 脐钉”

 

 

“第一 。。。”

 

奇怪,怎么越来越伤心呢?



November December and all through the winter

I’m alive.

//

原来一个人住久了,连思想都会产生化学反应。

以前觉得,两个人睡单人床也是足够的。

现在觉得,双人床怎么也不够一个人睡。

奢侈而又悲凉的转变。

 

不知道是第几个六月,在他们相遇的那个季节。

松本润觉得自己已经痊愈了。



One day I’ll be sand on a beach by the sea.

总有一天我会变成一粒沙。

//

但最后的最后,他终于明白,原来悲伤是会将人淹没的。


它瞥我